海口龙桥一老人家的土地被抢占 步履蹒跚艰苦维权路_海南发展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1日
       我叫陈凯英, 海口市龙华区龙桥镇陈里村村民。 现在我又老又弱。 土地是我们农民的命脉。 如果不是自己的土地被抢夺, 谁愿意不遗余力地维权? 龙桥村委会下辖新通村和陈里村。 两村紧邻, 东邻新潼村, 西邻陈里村。 我家的“人内”地在两个村子之间, 稍微在新通村的一边。 我家的祖辈祖祖辈辈在“人内”这块土地上定居耕作, 从未与人发生过争执。 1953年土改期间, 新中国政府向陈宏友(我父亲, 已故)、李石(我母亲, 已故)、陈凯英(本人)、陈奎才(我已故)颁发了《土地和不动产所有权证》。 我姐姐), 确认“人内”地是我们全家的私有财产, 任何人不得侵犯。 《土地及不动产所有权证》明确“人内”有平房和山峦两部分。 新潼村是一个姓王的家庭, 陈里村是一个姓陈的家庭。 在农村, 同姓的人相处融洽。 陈里村落户。 70年代后期, 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 考虑到公粮上交, “人内”丘陵地不能产粮, 我只登记了地势平坦的土地面积(即平房搬迁后的土地面积)确认合同。 不过, 这并不影响我对“人内”经营管理山上耕作, 不间断种植木薯等谷物的看法。 2014年,

海口市农村土地权属确定后, 我带领调查组对其“人内”进行了测量。 测量包括平坦部分和丘陵部分, 共2.61亩, 记录在龙桥镇政府存档。 家园。
        我家“人内”丘陵东侧与新潼村分界线清晰, 由一条宽约1.2米、长约20米的小路隔开。 2017年底, 新潼村有人在我家“人内”南边的荒山上挖了石头, 卖给了石料厂。 使用大型机械, 挖石机将旧路强行拓宽至3.5米左右, 道路被拓宽。 我家的“人内”山面积约46平方米(2.3X20), 我对此感到愤慨。 旧路的扩建占据了我家“人内”山的土地, 但从来没有人征求过我的意见。 开路是为了各方利益, 所以必须公平对待。 为什么开鲁只强占我家的“人内”山头? 显然不公平。 2018年底, 我多次向12345热线投诉我的土地被强占。 2018年12月26日, 海口龙桥镇政府组织村基工作组、龙桥村委会干部、涉事两个村组长我和陈小军(我儿子, 又名陈应钦)到村考察。 一起的场景。 提交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明书进行审核。 2019年3月5日, 龙桥镇龙桥村委会回复我的热线投诉:这里属于新潼村集体荒地, 不属于陈里村。 这条路是一条新路。通往村民上山到花园种田的土路, 路两边的杂草和石头都清理干净, 方便生产, 土路不经过我们承包地。 龙桥村委会认为我向12345热线申诉的理由不成立, 不予支持。 2019年1月10日, 陈晓军向领导信箱提交信访。 2019年3月20日, 海口市龙华区龙桥镇政府下达来信回函, 即海龙龙福函(2019)13号。 与龙桥村委会的答复基本一致。 2019年4月26日,

陈晓军向龙桥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土地承包纠纷。 2019年5月20日, 龙桥市人民调解委员会向陈晓军下发《终止调解通知书》, 理由是新潼村民小组认为该山区已有十多年的纠纷, 坚持 该山区为新潼村集体所有。 调解。
        《通知》最后建议申请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或通过行政机关、仲裁机构作出裁定, 依法维护其权益。 2019年5月25日, 我和家人在“人内”山头(即被告强占道路后的剩余路段)种植槟榔树苗。 5月27日上午, 发现“人内”山上的槟榔树苗被连根拔起, 我的辛勤劳动被毁了。
        当天, 我向当地龙桥派出所报案, 派出所派民警拍照取证。